文笔?不存在的,小学生作文写得特别开心

P主瑞✖️唱见金,ooc预警,话唠模式开启

全程高甜无刀,请放心食用

注意:本节有一句话雷安,请注意避雷

隔壁老王云,每个唱见都有一颗想当游戏主播的心。

当然,金也不会成为例外。每天不是吃鸡就是撸啊撸,偶尔还来两把橙光耽美,一边对着立绘喊好帅,一边义正言辞地告诉弹幕中激动的腐女们:“我是直男。”

好好好,你直你笔直笔直的。

但是,咱能不玩游戏好好更新吗?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呀!”金动动鼠标,选了个一看就是死亡FLAG的选项。当屏幕上再一次出现BAD END的字样时,饶是金的笑声再苏也挡不住小姐姐们的心态爆炸。

“啊,又死了。存档?忘了。从头再来呗。”金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说好了把这个玩通关再更新的嘛。”

事实证明,浪过头了,迟早会被治的。

“是这样的,‘矢量’说那个游戏太难了,拜托我来帮他一下。对了,他还说了,一周之内一定把更新搞出来。各位要多多督促他呀!”凯莉翻出手机上的攻略如是说。

第二天金就收到了凯莉的直播录屏和铺天盖地的私信催更。千万别惹女人。金再次用惨重代价重新记住了这个他认识凯莉后就明白的道理,虽然已经温习了十几年,但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本性使得金从来没有把凯莉恐怖的一面当回事儿,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该皮就皮,后果什么的都不是问题。至于更新,更就更,怕什么。

“我们‘矢量’小天使生了一双弹钢琴的手,却拿它来吃鸡。”金看见这条评论后微微一笑,马上拍了个节奏大师的视频,以此证明自己没有浪费这双搞音乐的手(虽然方向偏了点)。然后在某位小姐姐(是谁你懂的)天花乱坠的吹捧下,脑子一抽就答应了对方出一期钢琴翻弹的要求,还非常不幸地被录了音,以至于后来想反悔都为时已晚。毕竟谁也没胆子保证,凯佬会不会在金死不承认之后搞个名为实锤实为催更的东西出来,再加上那能把死人说活的嘴,金果断放弃挣扎。

怂?在毫无胜率的战斗中,认怂是最有效的方法,特别是对手是凯莉这种人的时候。不乖乖投降?她有的是手段让你自己跪下抱腿唱征服求原谅。最可怕的在于凯莉与金彼此几乎是知根知底,总之,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幼驯染都是别人家的。金每每看见那些秀自家青梅各种暖心的,都会觉得心塞。

我有什么办法我好绝望啊。金无语望天,回想起自己为调戏小可爱无意中插的旗。

“翻弹是不会有的,这辈子都不会出翻弹的别想了啊。”

嗯,真香。

但愿不会有人记得那句话。

现在开始信耶稣还有用吗?

果然我应该去多拜拜佛。金忽然发现耶稣好像管不着大天朝的闲事,而且当了这么多年的无神论主义者,明显时不时的喝凉水都塞牙更适合他。虽然金从来只喝温水。

先是安莉洁以备考作为理由拒绝了金“精致PV”的请求,再是紫堂对于这种加班加点的伤肝工作方式表示控诉,无情甩下一句你自己看着办后扭头就走,完全不理会身后失去理想的金,于是金的改编计划也成功破产。最后凯莉飘过来,安慰了一大通后,终于,露出了腹黑本性。

“金,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不会做翻弹的是吧?”凯莉单手撑着下巴,头向左边歪过去,“别这么看我,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小迷妹记性可真是好,这么久远的事情居然记得这么清楚。”

“嘛,说起来,既然有录屏,这也都不算什么啦,对吧?”

会心一击。

不管什么时候,你的好朋友永远是最懂你的那一个 ,各种意义上的。 

“啧,格瑞,你对这个小鬼太关注了吧?这可不像你的作风。”雷狮侧过身的时候眼睛里带了三分调笑的意味,但是格瑞偏偏从他的脸上看出了一点微妙的意味。格瑞觉得很烦,他的这个朋友总是这样,敏锐得过了头。格瑞一向不喜欢被人看得透彻的感觉,但是生活没有遂了他的愿,很多事情他轻松能瞒过别人,可这两个家伙实在不好糊弄,所以大多数事情他都会遵从坦白从宽的原则如实招来。

但是,雷狮刚才的神情是什么意思他不是不懂。他承认,他对金可能是与其他人不一样,但是,总归没到那种地步。

那种地步?喏,就那个姓雷的和那个姓安的那样,每天除了打架就是在床上打架。虽然格瑞并不排斥同性恋,对异性恋从没表现出兴趣,但这不代表他就会对金有意思。

至于那些所谓的“过多关注”,或许是金的话打动了他,又或许是因为金的态度认真得叫他不忍心拒绝,总之他是一时头脑发热,到后来一发不可收拾。谁都知道他责任心爆棚,即使那是金的失误,他也忍不住去帮他一把。不需要原因,没有理由,就是想帮他。把这一切都赖到他完美主义者的无药可救上都行,就当他强迫症晚期好了,反正他总是喜欢事情尽善尽美的。总之,跟他对金抱有何种态度,没有半毛钱关系,没有。

“真的吗?”雷狮听完格瑞时长一分半的解释后,轻笑一声问道。在得到时长三分钟的沉默作为回答后,他也不再继续追问下去。是真是假,这家伙自己心里有数。雷狮眼角添了少见的柔和,当然,格瑞是看不见的,就算他此时抬起头,也只能瞥见雷狮的一个背影。更别说他刚才看见一条新动态,现在根本没心思关注周围人悄无声息的心理变化。

“矢量箭头

更新预告:你们要的钢琴翻弹,由于我的PV师和调音师都罢工了,所以可能会有真人出镜和一大堆奇怪的声音,做好被同时辣眼睛和辣耳朵的准备了吗?”

真人出镜啊。。。格瑞的目光在某几个字上聚焦,如果雷狮这时候回头看一眼格瑞,八成又得从椅子上摔下去。

当然,是被吓的。

金发誓,他真是八百年都没穿过正装了。领带勒得他几乎喘不过气,他烦躁地抬手想松一松那个麻烦的结,却被凯莉利落地打了回来。

“凯莉你干什么?”金的语气实在是好不起来,所幸凯莉的耐心处于满格状态并没有和他多计较。

“忍忍吧,就这一下,又不需要你一直系着。”金撇了撇嘴,还是放弃了与领带的斗争。凯莉打量着金,青年一头金发,五官端正,眼神干净,白西装很适合他,还有那架同为白色的钢琴。凯莉的少女心小小复苏了一下,很快又被它的主人掐死。不为什么,就为那个人是金,一个看起来比天使还像天使的小恶魔,一想到他的属性,少女心什么的,果然还是掐死算了。

但是凭这一副好皮囊,再加上她精心挑选的这身装备,不说迷倒万千,撩死一群还是绰绰有余的。一想到这儿,凯莉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自豪感,金看着她双眼发亮的样子甚是无语。

算了,就让她高兴去吧。金低下头,不过,我该不该告诉凯莉,她的的妆刚才弄花了呢?

嗯,看她这么高兴,还是,不说了吧,嗯。

评论(2)
热度(25)

怼作业的小夏

如果可以的话,叫我小夏就行了哦
——喜欢温柔的人和事,想写美丽的文字
美丽画绑:@垃圾桶里的千秋

© 怼作业的小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