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不存在的,小学生作文写得特别开心

P主瑞✖️唱见金,ooc预警,话唠模式开启

全程高甜无刀,请放心食用

注意:这有可能是我写的最后一篇文。。。因为我明天要去爬山。。。不要怀疑,是我爸叫我去的,本来我是不想在这种日子出门的。。。既然上天给我创造了从山上跳下去的机会,我不跳不好意思,是吧。。。(这个人在讲骚话不要理她)


金总结了自打那天他给格瑞打电话之后发生的所有事件,而这些事曾经在他看来都是不可能成为“事实”的。如果给我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要拒绝格瑞。金幼小心灵受到了不可修复的打击。

但是没有如果,没有再来一次。

因为人生是场最坑逼的戏,连NG重拍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连剧本都拿不到。戏拍完了,薪酬取决于你对你家崽子的教育,好的能记着你,没良心的嘛。。。

诶我想得是不太多了?我才多大干嘛想这个。金换了个姿势,眼睛望向车窗外,减速玻璃仿佛把时间也放缓了,以至于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金还在神游。

窗外景物的停止时间过长了,红绿灯坏了吗?金眨巴眨巴眼转头,入眼的却是老丹慈祥的笑脸。金被盯得不太好意思,只能尴尬地笑笑:“那个,丹尼尔先生,到了吗?”

“到了。”“好,麻烦您了。”驾驶座上的男子微笑着向他挥手告别,金本能地摆了摆手。嘛,虽然随意了点,但是对方似乎不在意。金对于自己和丹尼尔的关系还是很有自信的,“姐姐的上司”什么的都不是事儿。好吧,男人的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包括金现在站在这里,也是因为格瑞那“想和他做个朋友”的无厘头想法。

但格瑞忘了,金的想法比他无厘头多了。金的脑子装的都是“怎么办?我和格瑞有这么熟吗?还没到面基的程度吧?难不成,”金的表情瞬间切换成了震惊。

“格瑞真的对我有意思?!”金不自觉地咽着唾沫,心中呵呵一笑:金,别多想了。你们只有电话中的交流,虽然格瑞看过你直播,但你没见过他啊,别多想别多想。。。金的自我安慰起到了一定作用,可他没察觉他的想法有个地方,是不太对的。

——为什么对方对你有兴趣一定要基于你见过他的基础上呢?更何况是在你长得很好看并且对方了解这一点的情况下,几乎可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总之金的脑回路之清奇非常人可及,唯一的不足就是逻辑性有待加强。

“你好,正式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格瑞,也就是‘烈斩’。”格瑞的礼仪到位,衬得金的表情更加不合时宜。

我也知道一见面就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看不太好,但格瑞长得实在太好看了!就像金在艺术博物馆见过的石膏像那样完美。金刚刚移开的视线又忍不住黏在格瑞身上,却猝不及防对上一片堇紫。金的眼角一跳,大势所迫只能顺着格瑞开的头接下话题:“那什么,我是金,马甲你也知道,‘矢量箭头’。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格瑞冲他点头,而转身前嘴角的弧度是,在笑吗?金来不及思考,身体主动跟上前面的人,眼神还不安分,东张西望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格瑞再次勾唇,选择不去阻止金。

装潢还可以,主色调是白色,单调了点儿却也干净。采光很好,绿植养得不错。金打量着室内,默默地想:看来,他们工作室的环境不像传言里的那么差嘛!果然传说不可信啊不可信。。。我的天!前方格瑞一个急停,金差点没反应过来。还好,这一下撞上鼻梁都给撞平啰。金摸摸鼻子,正式把“在格瑞后面走路要小心”这一条纳入自我认知。至少,我还要为我的鼻子考虑。

“坐吧。”金挂着礼貌但拘谨的笑容,端正的坐在布艺沙发上,连小口抿茶的样子都带着几分小心翼翼。格瑞放下茶杯,无声叹气。他想起很久之前有人对他的评价,到现在他才总算明白那人为何会这样说了。

那个人说:我不讨厌格瑞,但我从他脸上看不出对我的不讨厌。

正因为如此,才会胆怯,不敢靠近。好在格瑞叫金过来是有事商量,否则格瑞真是没办法缓和金的情绪。格瑞斟酌好字句,确认表情足够温和,语调也是尽力做到轻柔:“金,基本情况我已经了解了。所以,我希望你能把你的想法告诉我,可以吗?毕竟,这也是我的歌。”

金垂着眼,沉默的姿态倒是没有不安,格瑞却更加担心。半晌,金总算抬起蔚蓝的眸,他似是酝酿了一会儿才开的口:“其实,我本来不是想来见你的。。。”因为没有把该做的做好,觉得对不起你。金咬着下唇,眸子里的情绪涌动全被格瑞看在眼里。

格瑞笑了,而且笑出了声。于是金看向他,一瞬间仿佛看见冰雪消融。金以为自己会永远记住这一刻,可到了后来,他发现他只能记起那人眼中真切的,带着欢喜的笑意。。明明是最虚幻的东西,触感却是真实得叫人沉湎。

察觉到金的视线,格瑞的神色迅速恢复成之前的平和疏离,整个人散发出一本正经的气息:“虽然你犯的错误很低级,但是现在还有补救的机会。与其浪费时间发表你的愧疚,,不如去想个可行的办法,这也是‘你该做的’,你没理由搞砸它。”

——两相对比,格瑞还真是意料之中的不坦率啊。

——其实这样看来,其实格瑞说话的逻辑性也不比金好到哪儿去。

如果换个人坐在这里,或许格瑞这番话比起鼓励更像打击。

可是,这个人是金。

金在听了格瑞的话之后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眼睛放出了草鱼般诡异的光,状态转换参考诈尸。“好的格瑞!我明白了!”HP回满的金依旧元气满满,天真的格瑞同学以为,他们终于能进行友好的交谈了。对,只是“他以为”。

“格瑞你觉得。。。”“好了可以了金,你让我捋一下。”格瑞成功用脑仁疼的表情停止了金的喋喋不休,而他的脑仁也真的是疼。金的主意天马行空,一个接着一个,格瑞感觉大脑在被撑爆的边缘苦苦支持。

简直是酷刑。冰山落泪。

“格瑞?”格瑞听到金的声音,快速把糟透了的心情拾掇拾掇放好,转过身面对金时他还是那个高冷的酷哥。

“金,我刚才整理了一下,最合适的还是这个。”

“啊?”金的脸上浮现出疑惑:“为什么?”

“这样最真实最有可信度,而且实施起来比较方便。”您的好友,格·效率厨·瑞已上线。“只是,这样对你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就这样决定了!”

“那。。。好吧。”你开心就好。。。






(一个没什么用的有奖竞猜:让格瑞“开心”的到底是什么办法?)

(请在评论区留下答案)

(我觉得还是挺好猜的)

评论(2)
热度(29)

怼作业的小夏

如果可以的话,叫我小夏就行了哦
——喜欢温柔的人和事,想写美丽的文字
美丽画绑:@垃圾桶里的千秋

© 怼作业的小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