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刀是刀是刀!!!(控制不住自己写刀的手。。)短小,可能有bug,ooc慎入,如果看了请务必看到最后(拜托了!)

能接受请往下





很多人夸过我的眼睛漂亮,他们说它像雕琢完美的祖母绿。我照镜子的时候想起那些赞美,我觉得它们不贴切,可我也想不出什么恰当的语句来。我只能在下次听到某些不一样的形容时,,一边微笑着接受一边仔细思考它与实际情况的吻合度。

但那个人总是特殊的。他喜欢盯着我的眼睛看,细细吻过我的眼睫然后把温热的气息全留在我耳畔。他从不对我的外表做出任何评判,可我知道他喜欢我的脸。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安迷修,做我的模特吧。”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是午后暖风的慵懒,眼睛里却盛满十二点阳光的炽热。他志在必得,因为他很清楚他自身的吸引力。

我想到无数个拒绝的理由,但那有什么用呢?我在最后一秒做出的决定与第一秒没有任何不同。在对上那两池紫色的深潭时,我知道我失去了任何抵抗的机会。

按理说,雷狮这种人,应该是少女们的理想型。不论何时,他身上都自带一种魔力,叫人忍不住陷进去。所以,他的身边应该不缺少年轻貌美的女孩子。

“所以,你想问我为什么会喜欢男人,我说的没错吧。”黑暗中,我只能隐约看到雷狮嘴角的上扬。“那我倒是想问问你,安迷修,你又为什么会看上一个男人?”

我回答不出,而雷狮似乎很满意的样子。他又一次吻在我的锁骨,几分钟前留下的咬痕激起一阵酥麻的疼痛。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不喜欢这种状态。于是我把指甲深深嵌进面前人的背部,强制连接上已经掉线的理智。在一片旖旎中,我忽略屈居人下的处境,开始思考一些没什么必要的事情。比如说,我的恋人,雷狮,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复杂,矛盾,这两个词形容他或许是最合适的,但绝不足以概括他。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在打破我上一秒刚给他贴上的标签。我们在认识的当天晚上就滚上了床,我在恍惚中认定他是个开放的人,因此为第二天的工作感到些许头疼。毕竟是十月份,谁也不愿意穿着暴露地去小树林拍外景,即使我并不怕冷,我只是失去了少年时那种心境而已。

所以,当我穿着那件纯白毛衣,极力收敛了懵逼的表情后立于镜头前时,我从他看似平静的眸中窥到了一丝愉快,大概是我毫不掩饰的讶异取悦了他。不管怎样我还是要感谢他,可我清楚他所做的不过受其恶劣本性所驱使。出于善意?得了吧,还是收起那副假好人的嘴脸,雷狮,我看着想吐。

不知为何,雷狮有喝下午茶的习惯。我曾开玩笑说这种活动不适合糙汉子,但现在我还是会陪着他,每天下午准时一杯咖啡。而大多数下午茶时光呢,都被我浪费在盯着杯中微泛的波纹发呆这种事上。只要我此时稍一抬头,就能与雷狮带着戏谑的目光相接。所以我选择了沉默,但我忘了,气氛的主导权从来不在我手上。只要他一开口,我被带入陷阱都是迟早的事,而我从没想过逃脱。

我大概可以夸他待人处事的技巧高明,举手投足间仿佛训练出来的优雅从容,我极少看他失态。一个成熟男人脆弱如孩童的样子或许是新奇的,但我却没什么欣赏的兴趣。安抚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需要付出的代价过于惨重,我没那个精力去多做几次尝试,我本来就不是敢于冒险的人。

哦,把话说重些,我过于贪图安逸平稳的人生,反而过得碌碌无为。现在更是只能靠着一副好皮囊勉强度日。自从遇到雷狮后,我又多了个“小情人”的身份。除了要忍受雷大爷阴晴不定的个性外,生活可以说是好了不少。所幸我也不算性情暴躁。但是,人总是有脾气的,对吧?所以我上回跟他大吵一架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时,我们对峙着,我不肯放低姿态,他只冷眼看着我收拾好行李。我关门前从眼角余光瞥见的,只是烟雾缭绕中的模糊身影,可我总觉得那是不舍的。是我过度妄想了。又或者,我希望他能有与我一般的心情,不然我会很不好受。

那之后的第三天,我接到了他的电话。老实说,我当时的表情可以用“惊喜”二字形容,虽然我想假装矜持吊他胃口,但我听到他带着倦意的嗓音时心下软得一塌糊涂。而我匆忙赶回去的结果是,我把那两本中世纪骑士传说集落在了那间廉价出租屋,当然雷狮又送了我一架子的同类书就是一个月后的事了。虽然我不知道里面为什么会夹杂着几本海盗发展史,但我还是欣然接受了。我想我当时可能笑得太灿烂了,不然我第二天也不会放了凯莉小姐的鸽子。都怪雷狮,我没能赶赴那位美丽小姐的邀约。

说起来,雷狮与凯莉小姐关系似乎不错。凯莉小姐是个天生的美人,举止得体大方,气质神秘又迷人。但令我意外的是,当我向她告知我和雷狮之间“正在交往且同居”的关系时,她没有展现出任何惊讶,甚至还向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那双蓝眸眯起时闪烁的光亮竟然让我有了似曾相识的感觉,大约是我的错觉。

我的错觉真是越来越多了。我暗暗思索着,比如雷狮不时的冷漠眼神,还有脸上的嫌恶简直不能叫错觉,它们真实过头了,已经可以称作幻觉了。但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不会这样做,我知道的。他看着我时专注的眼睛里只有我,我知道的。

“安迷修,我不爱你。”我感觉我还在笑着。因为我知道的,这不过是我的幻觉,是一场梦罢了。梦总会醒的,梦醒来时,他还会想我所记得的那样吻我,认真地说爱我。





(其实最后雷狮说的话有两种理解,一是“我从没有爱过你”,二是“我已经不爱你了”。反正自行理解下,实在看不懂的私信问我。)

评论
热度(10)

怼作业的小夏

如果可以的话,叫我小夏就行了哦
——喜欢温柔的人和事,想写美丽的文字
美丽画绑:@垃圾桶里的千秋

© 怼作业的小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