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忏悔:各位,我对不起你们(土下座),说好的没有刀,我食言了,小虐了金宝,有不高兴的请评论骂我。我先去面壁三分钟。。。

文笔?不存在的,小学生作文写得特别开心

P主瑞✖️唱见金,ooc预警,话唠模式开启

全程高甜无刀,请放心食用

注意:本节瑞哥不出场,重点刻画金的形象(小恶魔正式上线),瑞金无任何互动,所以篇幅较短


“金,你确定要在伴奏里加钢琴吗?‘烈斩’老师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啊?”紫堂幻想起外界对那位老师的评价,对金的做法很是担心。

金却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的,紫堂。格瑞他人挺好的,不会有问题。再说了,要是出了什么事,还有我在呢!我来解决就是了,你就别操心了。”

可是,哪次出了事不是我和凯莉帮你解决的。紫堂无声的呐喊并不能影响到金,这个不靠谱的家伙还是没心没肺。紫堂幻任由金揽过他的肩,豪情万丈地鼓励他。

“紫堂你看,我们现在有了格瑞的授权哎!这可是‘烈斩’的亲自授权!所以,我们一定要做到最好,不能让人家失望。你作为我的后期更要努力努力再努力!”金单手握拳,两眼放光。紫堂甚至觉得他背后都在发光。

一旁的凯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金,把你那高考百日动员的语气收一收。还有,你重新编曲真的不会出问题吗?”

“没关系,我和紫堂以前也不是没做过改编。效果还挺不错的,本家作曲的老师还给我评论了!说我们的改编很有感觉。而且格瑞脾气也不像传言那么古怪,他很好说话。”金换上了笃定且认真的语气,凯莉和紫堂一时之间也无法反驳。

“可是,金。。。”紫堂还想再说什么,金突然冲着他安抚似地笑,打断了他最后的争辩。

“紫堂,凯莉,你们相信我。我一定会尽力,让大家能看见一个不输于原版的作品!”当然,这个“大家”,也包括格瑞。金不想让格瑞失望,也不想让自己遗憾。

“金,我明白了!我也会跟你一起努力的!”

“好的,紫堂!一起加油!”

凯莉:我刚才说错了,这哪里是高考动员,这明明是传销。

“好了,进来吧!”

凯莉扫视了一圈,没有看见那个金色长发的美丽身影:“金,秋姐不在吗?”

“姐姐说要出差半个月,下个月才能回来。”金一边换鞋一边回答道。

哦,原来是出差了。。。等等。。。紫堂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和凯莉对视一眼,轻咳一声。金的背影僵了一瞬。

“那个,你们渴了没?我去给你们倒点水。”金头也不回地自说自话,声音莫名透着心虚。

“等等,金。”凯莉拦下了想要逃跑的某人,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在此时的金眼里可以称得上惊悚,“我们又不是要吃了你,只是觉得有个问题必须要问一下。你会回答的,对吧?”

我好像没有拒绝的权利。金欲哭无泪。

紫堂走过来,对金露出了和凯莉一样的笑容:“金,别害怕。我们只是想问问你,秋姐走之后的这几天,你的饭都是怎么吃的?”

“这个吗。。。”金低下头,心虚地对对手指,“那个。。。泡面和。。。”

“和什么?”凯莉几乎是咬着牙挤出的这句话,于是金的声音更小了。

“拌,拌面。”虽然金刻意把语速放快,但两人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我错了!凯莉,紫堂,是我不好!你们别生气!”强烈的求生欲和对好友的绝对了解在金的脑中响成双重警报。在凯莉山雨欲来的神色和紫堂晦暗的眼神压迫下,金选择了主动认错。

紫堂拉住就要给金一个爆栗的凯莉,语重心长地开始教育自理能力差得出奇的某只金宝:“金,我们知道你不会做饭,也知道你不想给我们添麻烦。但秋姐对我们就像亲姐姐,她一直让我们多关照你,不管是站在何种立场上,你都可以来找我们帮忙,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你说是吧?凯莉。”见凯莉久久没有反应,紫堂只好又叫了一遍她的名字,凯莉没办法,把视线从窗户移到了金的脸上,又觉得不太自在,只能微垂着头说话。

“秋姐一直担心着你的身体。”凯莉回忆那天与秋的对话。那个同金面容相似却总是温柔明丽的女子少见地皱了眉,担忧都写在了脸上。

她说,自家弟弟虽然成年了,但还是像小时候一样不会照顾自己。她不在的时候总是喜欢用泡面把一日三餐都敷衍掉。

“我想,你们和他是那么好的朋友,就当是姐姐拜托你和紫堂了!我出差的时候,帮我多照顾金,拜托了!”

凯莉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你姐姐说了,让我和紫堂在她出差的时候照顾你,还叫你别再吃那么多垃圾食品。她不想出差中途接到傻弟弟住院的电话,也不想因为放客户鸽子被老丹骂。”凯莉的语气很严肃,金却忍不住笑出了声。

的确是姐姐会说的话呢!不过我也真是的,都成年了还让姐姐操心。金眼中有种柔软的情绪转瞬即逝,再看去时他还是那个明朗的少年,用好听的嗓音说着绝不会让人生厌的话语:“我明白啦!凯莉,紫堂,谢谢你们!”金笑嘻嘻地推着他们进了卧室,“但是,我们今天可是有正事要办的哦!可不能为我的事耽搁了进度。”

“我的天啊!紫堂你办事效率也太高了!”凯莉拿着几份乐谱惊呼,“金你到底给紫堂灌输了什么奇怪的思想?还是说紫堂被你威胁了!”

金抽走其中一份翻看着,嘴上还不忘反驳凯莉:“我是你说的这种人吗?”

“至少现在看来是的。”

“给你留下了糟糕的印象还真是抱歉呐。”金毫无歉意的态度对朋友来说简直司空见惯。他放好乐谱,坐在琴凳上。午后阳光打在他的侧脸,比起天使倒更像王子。金的手很漂亮,十指都是经过雕琢一样的修长完美。这双手也适合在黑白的琴键上翩飞,仿佛钢琴这种乐器就是为了等待这双手的降临而诞生的。

金想起小时候第一次弹琴之前,母亲执起他的手,笑着说:“我们家金的手可真是好看,和你爸爸一样。”旁边的父亲只是凝视着母亲,温柔的样子从未改变。以至于后来金在梦中见到他们时,也不曾被梦魇纠缠,只有不愿醒来的奢望和清醒后照片上令人悲伤的笑颜。幸好,上天留下了他的姐姐,他才能认真地继续生活。

曲子全部演奏完毕,金仔细回忆了曲调后,在自家后期的目光洗礼下,手缓缓指向了某处:“就这个吧。”

“不金你还是再好好想想,想清楚再选行不?”金对于紫堂紧张的表情产生了兴趣:“哦?可我就是觉得这个版本最好,就用这个吧。”

“这可是改编最多的一版!我的建议还是保守些比较好。”紫堂注视着金的表情变化,当他看见某种不知名的情绪浮现在那对蓝眸中时,不待金开口,他就完全放弃了挣扎。

“好吧,既然你要选我也没办法。就听你的了。”

“耶!紫堂你最好啦!”金为这个早就成定局的结果欢呼着,“那么接下来,就是金的时间啰!”

紫堂隔着一面玻璃看着金,他似乎没有一点紧张。但作为好友,紫堂清楚,金不会轻易显露自家的负面情绪。所以,金脸上的云淡风轻全是在自欺欺人。

而他也的确猜对了,因为前奏响起来时,紫堂清晰看见金还在发愣。他开始为金的状态担心。金不会因为过于重视反而给自己过多压力吧?如果真的是这样可就麻烦了。

但很快,事实告诉他,他多虑了。金的演唱很完美,充沛的感情弥补了唱功上的不足,纯净的嗓音更是犹如救赎,气息平稳,高音也没有翻车。紫堂想起金说过的话,轻轻一笑。果然,没有食言啊,金。

从棚里出来后才三点多,太阳晒得人眼前发花。金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走得蹦蹦跳跳的。紫堂想,他一定心情很好。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说的。于是金笑得连眼睛都眯了起来,用最为雀跃的声音回答了他。“在这么好的阳光下,我怎么能不开心呢?

”是的呀,阳光很好,连蝉的鸣叫都更加悦耳了。




(其实金有一个爱打游戏的隐藏设定所以我用了某游戏中台词的魔改版本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

(不管发现没反正我就是要讲出来)

(而且这个设定以后还会提到,请做好心理准备)


评论(8)
热度(42)

怼作业的小夏

如果可以的话,叫我小夏就行了哦
——喜欢温柔的人和事,想写美丽的文字
美丽画绑:@垃圾桶里的千秋

© 怼作业的小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