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不存在的,小学生作文写得特别开心 
P主瑞✖️唱见金,ooc预警 ,话唠模式开启 
全程高甜无刀,请放心食用 
 
 
已经第七天了。金趴在桌子上绝望地想,这个“烈斩”居然真的睬都不睬他一下!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我劝你还是放弃吧!金。‘烈斩’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古怪。”凯莉无视金充满怨念的眼神,含着糖慢悠悠地说,“他的曲从来只有self cover,还没人得到过他的翻唱授权呢!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金抬眸看了她一眼,泄气地嘟囔着:“可我是真的很喜欢那首歌。。。而且我的音色也合适,所以我才想试试。。。我哪知道那家伙那么难搞。。。” 
“打算放弃了?” 
“怎么可能!我一定要翻唱这首歌!”金直起身,无比坚定地握紧了拳头,眼睛里放出来的光都快把凯莉亮瞎了。这家伙,怕不是对“烈斩”产生了他可怕的好奇心,“烈斩”大大,为你默哀三秒钟。凯莉对某位将受到精神污染的P主感到同情。 
“对了,凯莉,你在圈内不是朋友挺多的吗,那。。。帮我打听一下‘烈斩’的情况可不可以啊?”凯莉嘎嘣一声咬碎了糖果。看着金傻到不行却可爱无敌的笑容,她觉得,她刚才应该为自己默哀才是。 
但默哀归默哀,凯莉作为金的好友,办事还是很靠谱的(毕竟有金这么不靠谱的人在她也不敢不靠谱)。当晚金就收到了凯莉发来的信息——一个电话号码,毫无疑问是“烈斩”的。 
“哇塞!凯莉你太厉害了!你是怎么弄到这个的?” 
“还记得艾比吗?就是那个叫‘天使射手’的UP主。” 
“记得,不过她不是个画手吗?怎么会认识‘烈斩’?” 
“其实她也是通过别人间接认识的。”凯莉稍微停顿了一下,“她跟‘烈斩’的PV画师‘骑士’是邻居,关系还不错,去过他们的工作室,也就算是认识了。” 
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搞到了“烈斩”的电话号码,金都不知道该怎么高兴才好了。 
 
格瑞对着第三次响起的手机,看着上面陌生的号码思考了两秒,最终按下了接听。 
“喂,你好!是‘烈斩’老师吗?我是。。。”格瑞在听见自己圈名的一刻愣住了,随后近乎是本能反应地挂断了电话。他想起一周前的那条私信,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能查到他的电话号码。格瑞想起某个行事无比高调的前黑社会老大和某个热衷于学雷锋做好事的社交达人,觉得自己是时候好好告诉他们随意泄露他人个人信息的后果了。 
格瑞把手机放在茶几上,在手机铃声的伴随中走进书房,把来自小唱见的电话轰炸挡在门外。 
但是,格瑞不知道的是,金这个人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同时也是他最大的缺点——不撞南墙不回头,在一些奇怪的方面毅力莫名地强。而现在,格瑞成为了他努力的目标,但格瑞本人对此并不知情。于是格瑞同学就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深刻感受到了何为“强大的毅力”。 
“所以,他连着给你打了几十个电话而你待在房间里完全没听见,直到工作完成才发现?”安迷修差点憋不住笑,他几乎可以想象到当时格瑞内心的复杂。天啊,格瑞这个万年冰山居然能体会到人类情感的奥秘。如果不是格瑞此时表情各种难以言喻,就是打死雷狮他也不会相信。 
格瑞点点头,他活了二十五年,从来没遇上过这种情况。一向冷静的头脑有一瞬间当机,在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清澈的少年音已经在电话那端响起。 
“说了这么多,你到底给他授权了吗?”雷狮放下忙了一上午的活,标准的吃瓜群众脸摆得十分熟练。 
格瑞在两人好奇的目光下,认真地回忆了昨晚和金的对话。 
“那个,‘烈斩’老师。。。” 
“叫我格瑞就行了。”格瑞平静地纠正他,在这种以声音传达的沟通中,听到别人以假名来称呼自己多少会不太舒服,更何况是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青年用上了“老师”这个敬称,让他感到万分不适应。所以他干脆曝出真名,他觉得,适当的称呼和用语或许会让这场对话变得愉快些。 
虽然他从一开始就不是抱着愉快的心情来对待金的。他所做的这些,不过是不想让这个活泼明朗的大男孩在遭到拒绝是过于伤心罢了。 
格瑞一挑眉,对自己的想法感到惊讶,自己为什么要去关心他会不会伤心?可真是。。。不过,不管怎样,自己都会拒绝他就是了。“你的意思我已经很清楚了,这件事,我是绝对。。。” 
“等等,你先别急着回答我,至少让我把我想说的说完。”金及时地打断了格瑞回绝的话语,可以说是在垂死挣扎了,“我非常喜欢这首歌,” 
格瑞皱起眉头,这话他已经听了无数次了,每个唱见发来的私信中都会说“很喜欢这首歌”,“一听到就想翻唱”。如果现在让他写,他绝对能当场编出一段语言更优美,辞藻更华丽的。他很想把电话挂断,然后去洗个澡睡一觉,而不是站在这里,头脑发晕地听那个由电磁波传来的声音重复一些陈词滥调。但从小的礼节教育制止了他的这种冲动,于是他耐着性子继续听金的所谓“想说的话”。 
“我听到这首歌的时候,觉得好听是肯定的,但我真正喜欢的是它表现出来的温馨的感觉。”金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我从小就很渴望这种感觉。。。”虽然有姐姐在,但是那种完整的家庭的温暖,是最美丽,也最不可能实现的幻想。“而我现在找到了能带给我这种感觉的东西,所以,我想尝试,我是否可以将它表达出来,以现在的我,用我的方式!”金有些激动,说话速度都快了起来,也有些语无伦次,他不期望格瑞能听懂,他只是想把自己一直想说的传达出去。 
但令他意外的是,格瑞听懂了,他听见格瑞沉默了片刻后的询问:“这首歌,你学会了吗?” 
“当然了!我都单曲循环一个礼拜了!”金几乎是脱口而出。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个唱见好吧?这点学习能力还是不容怀疑的。 
“那好,我会把创作思路和歌词文案发给你,你好好体会。” 
金呆在原地,数秒后他才惊喜地问道:“那格瑞你是答应了?”回应他的只有嘟嘟的盲音。 
好吧,这句话多余了。。。算了,这都是小事。毕竟,自己可是拿到了“烈斩”的亲自授权啊!金把脸埋进枕头里傻笑了一晚上,导致第二天顶着两个大黑眼圈的模样吓坏了凯莉和紫堂幻。 
“总之,他已经答应我了/我已经答应他了。”金一脸骄傲/格瑞一脸平静地向好友宣布了结果。 
于是,在那一刻,凯莉的棒棒糖又碎了,紫堂的书成功落地,雷狮光荣地椅子上摔了下来,安迷修端着杯子的手不自觉抖了一下,水洒了一地。 
而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雷狮说出了此时这几个人的心声:“你在逗我吗?” 
“反正他就是同意了!我可是亲耳听到的!”金有点无语,“我知道这个消息冲击力是有点大,但这就是事实!你们要做的是接受它,而不是质疑它的真实性。” 
“但是,金。”紫堂幻整理好书,推了推眼镜,“‘烈斩’会给你翻唱授权这种事,实在是。。。” 
“太像一句玩笑话了,格瑞。‘不会让其他人翻唱的,我的歌,只能我自己来唱。’这可是你亲口说的。说话不算数可不是你的风格。”安迷修神情严肃地拖着地,还一本正经地分析问题的样子实在太滑稽,差点没把雷狮又笑到地上去。安迷修不高兴了,拖把棍直接往雷狮腰上戳。 
“嘶。。。安迷修!你发什么神经!”“你就知道笑,不能说两句吗!” 
“好好好,怕了你了。”雷狮换了个方向,脸对着格瑞,“格瑞,其实要让我们相信的方法很简单,你只要。。。” 
“拿出证据来,就行了。”凯莉剥开糖,咬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 
金抿了抿唇,下定决心似地掏出了手机。 
“喂,格瑞。我有事要说。” 
“刚好,我也有事。” 
“那你先说?” 
“算了,你说吧。” 
“。。。那还是一起吧。” 
彼此说话前的吸气声被互相掩盖。 
“现在把文案发给我/我现在把文案发给你。”没有惊讶,一切都很自然。 
“我发到你邮箱里。” 
“好。”金从善如流地报上了邮箱地址。 
 
大约一分钟后,金看着好友的表情,眼神里充满了“你们看我没骗你们吧”和“我拿到了授权快夸我”。而一旁的凯莉和紫堂对金的一波骚操作表示佩服。 
。。。当然,是不可能的。。。那两个人已经开始讨论金是如何撒娇打滚卖萌,最终用不可描述的方法征服了高岭之花“烈斩”老师的。金听得额角狂抽,最后不得已抢回自己的手机,一句攻气十足的“你们闹够了吗?”怒刷存在感。不出意外地,金在看到屏幕上的文档时,眼神瞬间变了:“我和格瑞的关系,顶多就是普通朋友。你们别想多了。” 
一脸平静地说着很正经的话呢,这家伙。凯莉捏着糖果的塑料棒轻巧地转了一圈,拍了拍紫堂的肩,而后者对她同情的眼神似乎很是不解。 
跟金一样呆。凯莉无声地叹气:“准备好接受属于你的使命吧!少年啊!”紫堂顺着凯莉的手指看去,一张似曾相识的大脸映入眼中。“金你能不能不要一到这时候就用这种眼神看我。。。”我都快被你看出心理阴影了。 
“所以,紫堂,你要更加努力!你放心,我下回啊,”金笑得纯良无害,“还这样看你。” 
紫堂沉默了,凯莉无语了,金依旧带着天使的笑容,怕连上帝都能骗过。 
而另一边,格瑞成功用金的回信堵住了那两人的嘴。 
安迷修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格瑞:“格瑞,我很好奇,你,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格瑞还没来得及开口,雷狮慢悠悠地开了口:“格瑞,你该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格瑞:。。。。。。。。。。 
安迷修:。。。。。。。。。。。。。。。。。 
安迷修:“雷狮你在瞎说什么?” 
“我明明是睁着眼睛说的。”雷狮嬉皮笑脸地凑上去,却被安迷修嫌弃地一推,整个人顺势倒在了椅子上。“那你倒是说说,你怎么就觉得格瑞是看上人家了呢?” 
“这还不简单吗?”雷狮双手交叠在脑后,”安迷修,言情小说看过没?那里面都这么写,什么冷面冰山对傻白甜小少女情有独钟,有求必应。。。” 
安迷修表情的嫌弃指数又上升了十个百分点:“雷狮,我真没想到,你顶着一个狂拽酷霸的人设,你居然会去看言情小说!还是这种玛丽苏文,我可真是看错你了。” 
“安迷修,你也好意思说我?”雷狮左边嘴角的弧度上升,“这么大的人还在看小马宝莉,你也好意思来说我?” 
“你们,别说了。”格瑞在雷狮和安迷修打起来之前出声,及时避免了一场混乱。 
“首先,金是男性,不是傻白甜少女。”我也不是冰山。 
“其次,我和金没有见过。我和他,应该算是合作关系。”我也没有对他有求必应,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那你为什么同意了?”雷狮再次为群众发声。 
“。。。”看着再次陷入沉思的格瑞,雷狮和安迷修对视一眼,很默契地都没说话。 
于是气氛突然变得诡异了起来。雷狮拿手肘捣了安迷修一下,用眼神发送讯息:喂,这是什么情况? 
我哪知道?安迷修表示自己同样懵逼。 
然后,三个人就维持这种状态,坐到了吃午饭。但可喜可贺的是,直到吃午饭,格瑞也没有想明白,自己是为什么才会答应金的呢?这明明是只有他才清楚的事,可此时,他偏偏又是最为迷惑的那个。 



(因为被人吐槽都是写刀,所以写点糖来回报社会)

评论(4)
热度(60)

怼作业的小夏

如果可以的话,叫我小夏就行了哦
——喜欢温柔的人和事,想写美丽的文字
美丽画绑:@垃圾桶里的千秋

© 怼作业的小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