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童话,双向病娇,小学生文笔,bug很多,巨ooc,骚话嘉出没
有个人恶趣味,能接受请往下



她是人鱼国王最小的女儿,她有海藻般柔软的黑发,天空般明净的蓝眸,浅青色的鱼尾闪着宝石一样的光。就连神秘的海女巫也这样称赞她:“她是海神所给予的宝藏。”
她笑起来时眼睛里落满星辰,嘴唇勾成初春花瓣的形状。她从不曾感到悲伤,天上的云朵替她落完了所有的泪,她心怀一切美好地迎来了十八岁。
“愿海神庇佑你,我的孩子。”祖母为小公主献上祝福,并赋予她浮上海面的权利,“但你一定要记住,别靠近人类和陆地。一旦你背弃大海,就连神明也无法护你周全。”
可活泼的小公主根本无心聆听祖母的教诲,她匆匆地点了头便向海面游去。她隔着海水看那轮明月,心跳得飞快。少女合上眼,屏住呼吸,半个身子探出海面。微暖的海风吹过那张姣好的脸庞,小人鱼抬起头,细细地打量周围的一切,弯起眉眼笑得无邪。她坐在一块礁石上,漂亮的鱼尾拍打出水花,像所有传说中的人鱼一样沐浴着月光,把玩着自己的长发,她美而不自知。
远处有人类的船只驶来,小公主不为所动。她好奇地看向那艘装饰华丽的船,船上点着明亮的灯火,很热闹的样子。她看见船上的一个少年,金发金眸,左颊上一颗黑色五角星极具标志性,俊逸的眉目叫人过目难忘。但真正使人折服的,是那神色中无法掩盖的君王般高贵傲然的气质。
——这个人,是天生的帝王。小人鱼不知怎的有了这种想法,她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少年,心脏跳得比之前还要快,这就是姐姐们说过的,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吧!不过,他叫什么名字呢?真想多了解他一点呢!
猝不及防地,少年看向了她,金色的瞳孔微微收缩,映出一片深沉的蓝。
——他刚才,是在看我吗?抱着这样的猜测,人鱼国最小的公主在成年那天,一个很美的月夜,像童话写的那样,把自己的心交给了一个王子般的少年。
“他叫嘉德罗斯,是圣空国的王储。”海女巫大半张脸掩在巫师帽宽大的帽檐下,只留嘴唇轻轻弯起,“怎么,我们的小公主看上他了?”
少女红着脸点点头:“我想和他在一起,可是。。。”
“可是,他是人类,你是人鱼,你怕他不接受你,对吗?”女巫一言道破少女的顾虑,不出所料地在那双眸中看见了担忧与羞涩。
啧,果然是热恋中的少女呢!女巫回身从大大小小的药瓶中取出一瓶,放在小人鱼面前的桌上:“这种药可以让你变成人类,但是,”她话锋一转,语气不知怎的竟带上了诡异,“喝下它后,你就不再是大海的儿女。即使你有了人类的外表,陆地也不会接纳你。你以人类双腿走出的每一步,都会给你带来极大的痛苦。陆地的空气都会排斥你,你的嗓音将被夺去。”
昏暗的空间里,女巫嘴角的笑似乎更深了:“而且,如果他最终没有爱上你,你,将化成泡沫,你的躯体和灵魂都将永远消散。所以,你,想清楚了吗?”
小公主低头看着那瓶药水,十八年来第一次不顾后果地做了决定。
“那么,就祝福我们的小公主早日追到心上人。”海女巫看着面前充满坚定与憧憬的蓝眸,不知为何笑开了。小人鱼攥紧了手中的玻璃瓶,微凉的物体硌得她手心发疼。但这些都不重要,在她义无反顾的爱情面前,即使是永久的湮灭也无法是她退缩。
药水很甜,甚至有些发腻。她刚要离开,海女巫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公主殿下,您知道对于人鱼来说最阴毒的魔药是什么味道吗?”
小人鱼不解地回过头,却感到鱼尾像被撕裂般疼。她痛苦地尖叫着,女巫则微笑着自问自答了:“它的味道啊,就是公主您刚刚尝到的哦!”
“您不是想要变成人类吗?那我当然要好好地帮您实现愿望呐!”几近疯狂的女子抓起那乌黑的长发,逼那双已失去焦距的眸子直视自己。少女惊恐地看着那张美丽的脸,蔚蓝的瞳色与自己几乎如出一辙,本藏在帽中的黑发散落下来,垂在白得过分的脸颊旁。很多以前没有思考过的问题都被发现,比如这个两百年前突然出现的海女巫,她为什么一直待在这个隔去海水的屋内,为什么知道那么多不属于大海的事情。从没有人关注过这些,只因为她治好了国王的病,用她的巫术。人鱼们信任她,尊敬她,不去询问她的过往,连她的姓名也不知道。
——她,究竟是谁?小人鱼睁着涣散的瞳孔,不经意间瞥见自己曾经生着鱼尾的地方,瞳仁猛地缩紧。
是了,曾经是,现在那里是属于人类的双腿。但它们苍白得没有一丝生机,小人鱼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生生割去一块,她感受不到这双腿的存在。
“公主不会以为,真有能将人鱼变为人类的方法吧?”女巫看着失魂落魄的少女,轻蔑地松开了手,“实不相瞒,这种药只会讲您的鱼尾废去,再换成一双毫无用处的人类的腿。公主殿下,不知这样的结果您可还满意?”
怎么会。。。怎么会有这种事。。。她捂着脸痛哭,却连泣声也发不出来。“真是可怜啊!声音已经完全失去了吗?不过,我可是不会厌弃您的,这么美丽的身体,不加以利用可不太好呢!”她挑起那尖削的下巴,笑着询问悄然出现在背后的人,“您说是吧?嘉德罗斯大人。”
小公主难以置信地看着男子从阴影中缓缓走出,带着宠溺的眼神忽略了她,牢牢锁在女巫身上:“凯莉,你又在这些渣渣身上浪费时间了。”
“还不是某个家伙魅力太大,惹了朵烂桃花。偏偏他自己还没发现,那我只能出手解决一下了。”凯莉站起身,笑容无可挑剔。
但是嘉德罗斯最讨厌她毫无破绽的假笑,他伸手抚上她的脸:“我记得你以前可不喜欢这样笑。”
“您这是说什么呢,这还不都是拜您所赐吗?”凯莉的笑容依然精致,“还有,下回能不挑我招待客人的时候来吗?把人家晾在一边可不太礼貌。”她看着少女已然空洞的眸子,很是满意。
可真是不错的眼神呢!凯莉搭上嘉德罗斯的肩膀:“对了,不打算向我解释一下,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不过是自作多情的渣渣,没必要在意。”嘉德罗斯皱了皱眉,想起那天晚上看见的人鱼。如果不是她有与凯莉相似的瞳色,他一眼也不会看。没想到这个渣渣居然会主动去招惹凯莉。他目光随意地掠过地上狼狈的少女,连一个正眼也懒得施舍,但凯莉似乎对她很有兴趣。
“那是当然了。”凯莉肯定了他的想法,眼睛里总算有了一点笑意,“毕竟她也为我试了药,我可要好好研究一下她的身体。总不能让我的药浪费了。”
嘉德罗斯把玩着她一缕碎发:“你研究这种药干什么?让人鱼变成人类什么的。。。”
“不是简单得很吗?”凯莉接了他的话,“我只是想知道,不借助神力有没有可能做到而已。这样也有错吗?神明大人。”
“随便你。”金发的神对恋人有着无底线的宽容。啊,不对,其实也是有底线的。只要她不离开自己,只要她一直是自己的所有物,她想怎样都行。
为了她永远待在他身边,他不惜动用神力,将人鱼族的她变成人类,赐予她永恒的生命并把她藏在了神界。又在刑罚降临前强行囚禁她于海底,自己则不断变换着身份,在人间游荡了两百年。
“呐,你什么时候能回神界呐?”凯莉靠在他怀里,轻声询问。明明是那么高傲的神明,却在人间漂泊无定,她为他感到心疼。“大概,快了吧。”又是这个答案。凯莉很清楚,他是不想回去。那些神是不可能接受一个人类的,更何况是一个女巫。所以嘉德罗斯宁可留在这里,只因为她在这里。这样的人,注定只能是她的,是她一个人的。而那个自不量力的女人,只配成为她的试验品。
凯莉抬起头,眸中的疯狂瞬间销匿,只剩下爱意。那人十分顺从地低下头,两人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个吻。
“那个,这家伙好歹也是个公主,要是被问起来我该怎么回答?”
“就说,是神将他们的公主带走了,怎样?”神明笑着,落在恐惧的人眼里,却比谁都像魔鬼。“拙劣的谎言,你当人鱼都是傻子啊。”“别的不说,这一代的王室怕是没几个聪明的。”手指划过女子嫩白的脖颈,“反正聪明的魔女小姐总会有办法的,不是吗?”
凯莉无奈地扶额:“好吧,我现在还说不过你了。”嘉德罗斯捉住那只手,细细地从指尖吻下去,在手腕上留下一个红痕:“你一直都说不过我,只是我从前不与你争。”
“哦?那为什么现在开始跟我争了?”
温热的气息贴着耳廓袭来:“因为我发现,你对某些话的反应还是挺有趣的。比如。。。”
“比如?”
“我爱你。”嘉德罗斯凝视着凯莉的面庞,她明显怔了一下,旋即又笑得无比狡黠。
“果然是。。。那么,我该说一句‘我也爱你’吗?”黑发的巫女难得感到害羞,她的小心思没有逃过恋人的眼睛:“那当然,对于神明的爱意,你可要好好回应。”
她看着那无比认真的金眸,深吸一口气,用了最虔诚的语气:“我也爱你,我的神明大人。”
“不知道我的爱意,您感受到了吗?”

评论(1)
热度(28)

怼作业的小夏

如果可以的话,叫我小夏就行了哦
——喜欢温柔的人和事,想写美丽的文字
美丽画绑:@垃圾桶里的千秋

© 怼作业的小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