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小短文,是糖是刀自己看







我看见他身后有万丈星辰的璀璨光芒,那曾经是我最为向往的景致。可现在我沉溺于他的眼底,那片阴影之上的碧绿,美酒一样诱人的清澈荡漾开。我想吻他,但我不能。我们,始终是对立的存在。


我们总是在月夜相见,这使得这场相遇比起追杀,更像邂逅。满月的光使他清冷的神色偏向了柔和。我甚至开始疑心他一次次的失手是否出于某种异样的情愫。


果然,是我多想了。我扯着绷带,看它被血液晕染成未凝结的殷红,把近日来的自以为“敏锐”抛诸脑后。这一切,不过是我难得的一次自作多情罢了。不管是单相思还是别的什么,本来就不该与我有任何关联。


——虽然很不爽,但是我必须承认,我和他,是追捕与被追捕的关系,仅此而已。


——没错,我不爽的原因就是,他是“猎人”,而我,是“猎物”。


“哟,安大骑士今天状态不行啊!”我承认我在嘴硬,手臂上的旧伤裂开了,腹部新添的几道伤口不深,但失血却让我有点眼花。


——啧,就不该被那群杂碎拌住手脚。


我定下心神,安迷修却定在原地,眼神中飘忽的情绪看不太分明,半晌,他开了口:“雷狮,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指什么?”我略去他近乎质问的语气,漫不经心地明知故问。很显然,某个自诩正义的家伙被这句话激怒了。


哦,不对。准确地来说,他应该是被我刚才的态度惹火了。


但是这次好像玩得有点过了。我听见他手中双剑发出铮鸣,心里暗叫不好。毕竟我曾见过安迷修盛怒之下全歼一支魔物军队,那场面可以称得上恐怖。我记得那时他从他师傅手中接过这两把剑,剑柄上还沾着未凉透的血,剑光是我从未见过的凌厉。


也是从那之后,安迷修加入了现在的“大教堂”,专门为“神”斩杀魔物。


——而我在三天前,再次成为他的“新任务”。


“安迷修,都这么些年了,你没什么长进嘛!”我强忍着伤口的疼痛,冲安迷修挑衅地笑。我现在的脸色绝对很难看,不过这黑灯瞎火的,我估摸着安迷修这个半夜盲也看不清。想到这儿,我又忍不住补了几句:“也不知道那群傻逼是怎么看中你这个弱鸡的。挑人也不晓得挑个能打一点的,就你这样,再来几十个我照样把你们总部当我家后院玩!”


“你也好意思提!跑进总部不提,你有本事别被巡逻队发现啊!现在落到被追杀的地步,你说是谁的问题!”


好吧,好像是真生气了。我正寻思着要不要过去哄哄,那边卡米尔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大哥,人已经全部引开了。”


“辛苦了。”我看了一眼脸色阴郁的某人,愉快地加了一句:“回去带你吃新品。”


“顺便找埃米。”


“谢谢大哥。”


果然还是我弟比较可爱,眼前这个,嗯。。。“安迷修,你这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做给谁看呢?”


“雷狮,我警告你,你下次最好别再干这种事,不然,倒霉的是你自己!”


“诶?这可不行。”我故意拖长尾音,在他再次发火之前把人揽进怀里。


“我可是要去找我媳妇的,安大人,棒打鸳鸯的事您可不能做啊!”


“毕竟,纯洁的爱情可是受到神明祝福的,违背神的旨意,是要受罚的哦。”


“嘁。”安迷修半天想不出反驳他的话,只得认命地把头埋在那人怀里。


神的祝福?怎么可能会有。猎人和猎物之间的爱情,不会取得任何神明的许可。


——所以我们,成为了彼此的神明。






(其实这个梗是八月中旬听歌的时候想出来的,鸽了这么久才写完是我的错。。。)


(具体是哪一首歌。。。)


(那个。。。KB的。。。闰猹抄。。。。。。)


评论
热度(2)

怼作业的小夏

如果可以的话,叫我小夏就行了哦
——喜欢温柔的人和事,想写美丽的文字
美丽画绑:@垃圾桶里的千秋

© 怼作业的小夏 / Powered by LOFTER